• 電話:
    0771-5737728
  • 手機:

    (莫老師)13377181411
  • 網址:
    http://www.forstna.com/
  • 地址:
    廣西南寧市興寧區長堽路四里113號
    分校:廣西壯族自治區河池市巴馬縣巴馬鎮賜福村江良屯廣西德馨勵志巴馬學校(原江良小學)
  • 郵件:
    2192905756@qq.com
“我以為的愛情,竟然是噩夢的開始”|我們愿意與你一起了解家暴的秘密
發布時間:2020-03-24

這個我曾經最愛的人,用槍指著我的頭,并威脅要殺掉我,我已經記不得對我做了多少次。

這是來自斯泰納在TED演講中關于自己曾經在婚姻中遭受虐待的分享,她在演講中描述了她婚姻中黑暗的一面,糾正了許多人對家庭暴力受害者的誤解,也告訴著大家如何幫助其他受害者。

文末有完整視頻可以觀看。

微信圖片_20200324101702.jpg/

家庭暴力簡稱家暴,家庭暴力直接作用于受害者身體,使受害者身體上或精神上感到痛苦,損害其身體健康和人格尊嚴,發生于有血緣、婚姻、收養關系生活在一起的家庭成員間,如丈夫對妻子、父母對子女、成年子女對父母等。

其中婦女和兒童是家庭暴力的主要受害者,有些中老年人、男性和殘疾人也會成為家庭暴力的受害者。家暴會造成死亡、重傷、輕傷、身體疼痛或精神痛苦。

“為什么我愿意和一個打我的男人在一起”


有很多觀眾在聽說婦女遭受家暴時,會以為是女性自身原因,可能因為其沒有什么經濟來源,學歷并不高,或是與丈夫的家庭矛盾較多……

但其實我們的TED演講者斯泰納擁有著哈佛學院的英語學士學位,拿到了沃頓商學院的市場營銷方面的MBA學位,為財富”500強公司工作,像這樣高學歷高收入的女性也深受過家暴,也有像微博粉絲九十多萬的網絡紅人被家暴。

家暴可能發生在每個人身上,無關種族、收入、信仰和教育水平。

微信圖片_20200324101710.jpg/

在聯合國婦女發展基金的統計中,世界各地有超過五分之一的女性曾經遭受過程度不一的家暴;據全國婦聯的統計中在我國有30%的已婚婦女曾遭受家暴。

微信圖片_20200324101714.jpg/

每當有相關家暴的新聞出來時,作為旁觀者可能會有所困惑:

“為什么她不離開,愿意和一個打她的男人在一起”

遭受家暴的婦女不愿離開可能是有以下原因:

1.并不知道丈夫是在虐待自己

斯泰納在演講中說到,盡管丈夫會用上膛的槍指著自己,把自己推下樓梯,在高速公路上拔掉車鑰匙……她從沒想過自己是個受到虐待的妻子,正相反她深愛著這個飽受困擾的男人,認為自己是世界上唯一一個可以幫助丈夫面對心魔的人。

2.社會性別觀念

雖然現在全世界都在倡導男女平等,但曾經男女不平等觀念根深蒂固,難以完全消除,男女不平等是導致家庭暴力產生的根本原因也是導致受虐婦女不離開的根本原因。

很多女性離婚后在社會上會處于一個弱勢地位,住房、養孩的壓力有所增加,可能還會長期受到施暴者的跟蹤,受到恐嚇。

受到虐待就隨時離開是一個理想狀態,而現實會殘酷許多。

微信圖片_20200324101722.jpg/

3.心理因素

一些婦女長期受到丈夫的虐待,會產生無助、自卑、恐懼、壓抑、焦慮等消極心理,不知道自己該怎么對抗家庭暴力,覺得自己無力對抗家庭暴力。

“對不起,我只是壓力太大了,我是愛你的”


家暴只有零次和無數次,有心理學家提出來暴力循環理論,暴力在婚姻中會呈現周期性的循環,會有憤怒積蓄期、暴力發生期、道歉原諒期及蜜月期四個階段。
丈夫在施暴過后會對妻子承諾改正,妻子因此產生憐憫之心,不忍離開,有些甚至會從自己身上找原因認為是自己的錯,認為丈夫只是一次兩次而已,不愿離開。
很多受害者就是在這樣暴力循環中不斷原諒丈夫,漸漸被磨滅意志,但卻不愿離開。
盡管發生了那些事情,我還是相信我們以后能幸福的生活,因為我們如此相愛,也因為他表現出深深的悔意,這是一個意外,他以后不會再傷害我了”斯泰納在演講中這樣說到。

施暴者是如何開始家庭暴力關系的:

1.引誘和迷惑受害者

“剛開始的生活他讓我覺得我是他崇拜的偶像,他喜歡關于我的一切,通過透露他不為人知的秘密,他在我們之間營造了奇特的相互信任的氛圍?!?/span>
施暴者在最開始時會以一種很完美的形象讓女性對自己產生崇拜之情,或是展示自己脆弱的一面引發女性對自己的同情,使受害者受到引誘來迷惑受害者。

2.孤立受害者

“他說他辭掉了自己夢寐以求的工作,我讓他擁有了無比的幸福和安全感,他現在只想遠離這座城市與我開始新的生活?!?/span>

當女性以為自己陷入瘋狂愛情時,卻不知道自己已經開始懵懂的走進了一張精心編織的控制自己身體、心靈和經濟的陷阱了。

3.用暴力威脅受害者并觀察她的反應

“我正在用電腦工作,想要完成自由職業撰稿的任務,當時我有些煩躁,他以我的憤怒為借口,用雙手死死掐住我的脖子,讓我無法呼吸,這是他第一次打我?!?/span>
盡管施暴者開始褪下了自己完美的外衣,漸漸顯露出自己施暴的本性,但很多受害者還是認為他們雙方可以相愛,去忍受著一次次的暴力循環。

“我四歲時受盡養父虐待”


家暴對于孩子的影響是巨大的。演講者斯泰納的前任丈夫四歲時他的繼父就一直野蠻的在身體上虐待他,受虐待的結果如此之壞,他花了幾乎二十年的時間去重建自己的生活,但是童年被虐待的經歷讓他一直活在陰影中,讓他也成為了一個虐待妻子施暴者。

曾經著名心理學家班杜拉做過一個關于攻擊性暴力研究的實驗:

實驗對象為36位男孩和36位女孩,年齡36歲,平均年齡是4歲零4個月,分為三大組。
其中有一組兒童是攻擊組,會觀察到成人對波波玩偶語言以及行為上的攻擊,一邊踢打一邊謾罵
最后三組參加實驗的孩子會被帶進一個房間,放置了攻擊性玩具包括錘子、鏈子、標槍等,也有“非攻擊性”玩具包括洋娃娃、飛機模型、蠟筆等,以及波波玩偶
實驗結果發現,觀察過暴力行為的那組孩子,其攻擊性遠高于另外兩組孩子,男孩的身體攻擊傾向明顯,而女孩的言語攻擊傾向明顯。

微信圖片_20200324101728.jpg/

所以在暴力環境下長大的孩子,更容易向暴力行為產生認同,這樣的陰影可能會伴隨其一生,成為下一個施暴者。
當然面對家庭暴力我們并不是無能為力的,家暴也許就在我們身邊,也許我們的家人、朋友就正在遭受家庭暴力,或者自己也遭受了家庭暴力,面對家暴我們要學會打破沉默。

我們要及時的尋求法律援助以及心理援助,尋求法律援助可以讓自己的身體更快遠離暴力,而尋求心理援助可以幫助自己建立自信,撫平內心受到的傷害,重新找回那個美好、可愛的自己,擁有一個新的生活。